en
×

分享给微信好友或者朋友圈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
作者简介:

赵雪淞(1971-),女,黑龙江五常人,博士,教授,主要从事生态修复理论与技术方面的研究。E-mail:zhaoxs210@163.com。

通讯作者:

杨晨曦,E-mail:2423511274@qq.com。

参考文献 1
贾微,孙占祥,白伟,等.科尔沁沙地南缘旱作农田不同作物配置土壤水分效应及作物响应研究[J].干旱地区农业研究,2014,32(2):91-98.
参考文献 2
舒心心.新时代科尔沁沙地生态恢复路径探究[J].东方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4):44-49.
参考文献 3
代东明,程红霞,王艺嘉,等.科尔沁沙地风沙土种植花生与施肥[J].北方农业学报,2015,43(6):49-50.
参考文献 4
徐奕,李剑睿,徐应明,等.膨润土钝化与不同水分灌溉联合处理对酸性稻田土镉污染修复效应及土壤特性的影响[J].环境化学,2017,36(5):1026-1035.
参考文献 5
孙梦媛,刘景辉,马斌,等.膨润土对燕麦苗期土壤水分及生物学性状的影响[J].干旱地区农业研究,2017,35(5):26-34.
参考文献 6
孟庆英,韩旭东,张春峰,等.白浆土施有机肥及石灰对土壤酶活性与大豆产量的影响[J].中国土壤与肥料,2017,(3):56-60.
参考文献 7
刘婷如,郑晗玉,张伟,等.有机肥不同用量对花生土壤田间微环境及产量的影响[J].南方农业,2018,12(24):13-15.
参考文献 8
朱梦泽.玉米秸秆在农业生产中的应用[J].吉林农业,2019,(17):37.
参考文献 9
赵春华.肇东市高位草炭在中低产田中的应用效果研究[J].现代农业科技,2019,(16):155-159.
参考文献 10
Xi L,John E E,Maria L S,et al.Quantifying shoot and root biomass production and soil carbon under perennial bioenergy grasses in a subtropical environment[J].Biomass and Bioenergy,2019,128:105323.
参考文献 11
蔡红海,马赞留,戴云新,等.农业秸秆废弃物资源化人工草炭对土壤的影响[J].吉林农业,2018,(21):84.
参考文献 12
赵雪淞,宋王芳,杨晨曦,等.膨润土对花生连作根际土壤肥力和作物产量的影响[J].中国土壤与肥料,2019,(3):63-68.
参考文献 13
王慧新,吴占鹏,韩晓日,等.风沙地有机无机肥配施对花生光合生理特性及产量影响[J].辽宁农业科学,2018,(1):7-12.
参考文献 14
许小伟,樊剑波,陈晏,等.不同有机无机肥配施比例对红壤旱地花生产量、土壤速效养分和生物学性质的影响[J].生态学报,2014,34(18):5182-5190.
参考文献 15
许小伟,樊剑波,陈晏,等.有机无机肥配施对红壤旱地花生生理特性、产量及品质的影响[J].土壤学报,2015,(1):174-182.
参考文献 16
鲁如坤.土壤农业化学分析方法[M].北京:中国农业科技出版社,2000.
参考文献 17
关松荫.土壤酶及其研究法[M].北京:农业出版社,1986.
参考文献 18
吴金水,林启美,黄巧云,等.土壤微生物生物量测定方法及其应用[M].北京:气象出版社,2006.
参考文献 19
张士萍.崇明东滩不同类型湿地土壤生物活性差异性分析及其相关性研究[D].上海:同济大学,2008.
参考文献 20
王华金,朱能武,杨崇,等.石油污染土壤生物修复对土壤酶活性的影响[J].农业环境科学学报,2013,32(6):1178-1184.
参考文献 21
李学斌,樊瑞霞,刘学东.中国草地生态系统碳储量及碳过程研究进展[J].生态环境学报,2014,23(11):1845-1851.
参考文献 22
于宗波,杨恒山,萨如拉,等.不同质地土壤玉米秸秆还田配施腐熟剂效应的研究[J].水土保持学报,2019,(4):234-240.
参考文献 23
陈广银,李敬宜,丁同刚,等.几种常见农作物秸秆及其不同部位的吸水性比较研究[J].安庆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9,(3):68-72.
参考文献 24
萨如拉,杨恒山,高聚林,等.内蒙古玉米秸秆还田土壤细菌多样性特征[J].中国土壤与肥料,2019,(4):31-38.
参考文献 25
王文婷,王云海.膨润土改良土壤技术的研究进展[J].环境科技,2011,24(1):66-68.
参考文献 26
周东兴,李磊,李晶,等.玉米/大豆轮作下不同施肥处理对土壤微生物生物量及酶活性的影响[J].生态学杂志,2018,37(6):1856-1864.
参考文献 27
朱敏,郭志彬,曹承富,等.不同施肥模式对砂姜黑土微生物群落丰度和土壤酶活性的影响[J].核农学报,2014,28(9):1693-1700.
参考文献 28
罗影.不同种植模式对胡麻田土壤酶活性和土壤微生物群落结构及多样性的影响[D].兰州:甘肃农业大学,2016.
参考文献 29
吴景贵.施用有机肥注意事项[N].吉林农村报,2019-10-11(003).
参考文献 30
陈茂春.施用有机肥的好处及注意事项[J].新农村,2019,(7):25-26.
目录contents

    摘要

    通过田间定位试验,设 CK(膨润土 3.6 kg/m2 )、YJ(膨润土 3.6 kg/m2 + 有机肥 0.4 kg/m2 )、JG(膨润土 3.6 kg/m2 + 玉米秸秆 1.0 kg/m2 )、CT(膨润土 3.6 kg/m2 + 草炭 1.0 kg/m2 )4 个处理,研究膨润土与肥料配施对科尔沁沙地花生连作根际土壤生化特性和可培养微生物数量的影响。结果表明:(1)膨润土与肥料配施显著增加了科尔沁沙地土壤酶活性和微生物生物量。JG 处理下土壤蔗糖酶、脲酶、过氧化氢酶、碱性磷酸酶、脂肪酶和微生物量碳、 氮显著高于其他处理;(2)膨润土与肥料配施增加了土壤微生物多样性和花生产量。与 CK 相比,JG 处理下土壤细菌、真菌、放线菌数量分别增加了 158%、348%、64%,花生产量提高了 10.91%;而 CT 显著提高了土壤细菌数量;(3)土壤可培养微生物与土壤酶活性、微生物量具有相关关系。综上,在施膨润土 3.6 kg/m2 条件下,配施 1.0 kg/m2 玉米秸秆更利于改变土壤微生物的物种丰度,丰富土壤微生物的多样性,对科尔沁沙地土壤状况有显著改善作用。

    Abstract

    Four treatments were desighed,including CK(bentonite 3.6 kg/m2 ),YJ(bentonite 3.6 kg/m2 + organic fertilizer 0.4 kg/m2 ),JG(bentonite 3.6 kg/m2 + straw 1.0 kg/m2 ),and CT(bentonite 3.6 kg/m2 + peat 1.0 kg/m2 ),to study the effects of bentonite and fertilizer on soil biochemical characteristics and the number of culturable microorganisms in the rhizosphere of continuous peanut cropping in horqin sandy land by site-specific field experiment. The results showed that:(1)The combination of bentonite and fertilizer significantly increased soil enzyme activity and microbial biomass in horqin sandy land. Under JG treatment,soil sucrase,urease,catalase,alkaline phosphatase,lipase and microbial biomass carbon and nitrogen were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other treatments.(2)The combination of bentonite and fertilizer increased soil microbial diversity and peanut yield. Compared with CK,the number of soil bacteria,fungi and actinomycetes under JG treatment increased by 158%,348% and 64% respectively,and the yield of peanut increased by 10.91%. CT significantly increased the number of soil bacteria.(3)Soil culturable microorganisms were correlated with soil enzyme activity and microbial quantity. In conclusion,under the condition of applying 3.6 kg/m2 bentonite,the application of 1.0 kg/m2 corn straw is more conducive to changing the species abundance and homogeneity of soil microorganisms,enriching the diversity of soil microorganisms,and significantly improving the soil condition of horqin sandy land.

  • 科尔沁沙地位于内蒙东南部与辽宁西部的交界处,地处农牧交错带,主要土壤类型是风沙土[1]。近年来由于不合理的农牧工矿活动等人为干扰加速了土地粗化和沙化,进而导致土壤肥力退化[2]。其附近区域如沈阳、阜新等城市频繁受到恶劣天气影响,给居民的出行生活造成巨大不便的同时也严重影响了生态环境。因此,改善风沙地土壤肥力,阻止土质恶化刻不容缓。以防风固沙、保护生态平衡为前提,综合土壤、气候、水资源等自然条件,科尔沁沙地比较适宜种植花生[3]。改良土质,改善土壤生产力,是提高花生经济效益的重要举措之一。

  • 膨润土作为一种天然矿物,具有良好的保土保水等优质性能[4-5],常作为土壤改良剂被广泛应用于农业生产中。膨润土与有机肥、秸秆、草炭等作为微生物活动的天然养分载体,是防风固沙、保土保水、改良土壤的优质自然资源[6-10]。上述肥料营养优势各有所长,蔡红海等[11]认为草炭可提高土壤养分和保水能力。有研究表明,施用膨润土可提高花生土壤肥力和作物产量,当施用量为3.6 kg/m2 时达显著水平[12]。本研究基于以上研究成果,以赵雪淞等[12]探究的最优膨润土施用量3.6 kg/m2 作为基准,通过检测膨润土与有机肥、秸秆、草炭等肥料配施对科尔沁沙地花生连作土壤的酶活性和微生物生物量等生化特性,以期优化肥料配施方式,改善风沙地土壤肥力和生产能力,为花生种植提供实践指导和理论依据。

  • 1  材料与方法

  • 1.1  试验地概况

  • 辽宁省沙地治理与利用研究所章古台试验站位于科尔沁沙地南(N42°42′,E122°32′),属于半干旱区,大陆性气候,全年平均风速4.2 m/s, 起风沙达240 次,年平均气温7.62℃,平均相对湿度60%, 年降水量400 ~ 450 mm,7、8 月份相对集中,年蒸发量约1600 ~ 1800 mm,干燥度4.0,无霜期150 ~ 160 d,年日照时数2564.2 h[13]。试验区选自章古台试验站5 区3 圃。供试土壤类型为风沙土,2018 年测定其肥力状况如表1。

  • 表12018 年章古台试验区土壤肥力状况

  • 1.2  试验材料

  • 膨润土为以蒙脱石为主的非金属矿产;有机肥为腐熟猪粪;秸秆为玉米秸秆;草炭为沼泽发育过程中的混合有机物质。

  • 1.3  试验设计

  • 试验田花生品种为阜花17 号,试验设4 个处理:(1)膨润土3.6 kg/m2(CK);(2)膨润土3.6 kg/m2 + 有机肥0.4 kg/m2(YJ);(3)膨润土3.6 kg/m2 + 秸秆1.0 kg/m2(JG);(4)膨润土3.6 kg/m2 + 草炭1.0 kg/m2(CT),各处理3 次重复。对不同肥料的处理方式为:秸秆粉碎,膨润土和有机肥、秸秆、草炭分别充分混合。其中,猪粪养分含量为: N 8.68 g/kg、P2O5 7.41 g/kg、K2O 3.45 g/kg、有机质含量521.1 g/kg、含水量70%;玉米秸秆养分含量为:N 0.49 g/kg、P2O5 0.38 g/kg、K2O 1.66 g/kg、有机质含量150 g/kg、含水量18.2%;草炭养分含量为N 4.67 g/kg、P2O5 1.56 g/kg、K2O 1.42 g/kg、有机质含量110 g/kg、含水量19.3%。有研究表明[14-15],有机肥以35%~ 40%配施化肥可提高花生产量,相当于0.4 ~ 0.5 kg/m2,所以本试验设计施用有机肥0.4 kg/m2。4 月初按小区对应平铺施入混合好的肥料,之后旋耕,起垄,镇压。5 月中旬人工播种, 播种时深开沟,先施入化肥(二铵0.03 kg/m2,硫酸钾0.02 kg/m2,同大田),培土3 cm,再播种,覆土。中耕管理同大田。

  • 1.4  样品采集与测定方法

  • 于播种前(2018 年4 月)施入各混合肥料, 收获后(2018 年10 月)取样检测。按五点法取作物根际0 ~ 20 cm耕层的土壤,采样时避免特殊地形及堆肥过多的地方。将土样装袋编号,带回实验室后剔除杂质,过2 mm筛,一部分土样放在室内阴凉处自然干燥,参考鲁如坤[16]的方法测定土壤理化性质;其余土样保存在低温环境中,分别参考关松荫[17]、吴金水[18]的方法检测土壤酶活性及微生物生物量。土壤可培养微生物如细菌、放线菌和真菌分别采用牛肉膏蛋白胨培养基、高氏I号培养基及孟加拉红培养基进行培养,并采用涂布平板法进行菌落计数。花生收获风干后测荚果产量。

  • 1.5  统计分析

  • 数据采用Excel 2007 进行处理和分析,采用SPSS 20 进行统计分析。

  • 2  结果与分析

  • 2.1  膨润土与肥料配施对土壤酶活性的影响

  • 2.1.1  对土壤蔗糖酶活性的影响

  • 土壤蔗糖酶可以把土壤中大分子蔗糖分解成能够被植物和土壤微生物吸收利用的小分子葡萄糖和果糖,为土壤生物体提供能源,其活性反映土壤有机碳累积与转化的规律[19]。由图1 可知,蔗糖酶活性显示为JG最高,其次为CT、 YJ。其中JG、CT处理中蔗糖酶活性较CK分别增加了135.66%、41.96%。而YJ几乎为对照处理的1/2。推测可能是膨润土的胶体吸附性、胶粘性等性质阻碍了土壤对有机肥营养元素的吸收利用,甚至有抑制作用,从而降低了土壤的蔗糖酶活性。

  • 图1 膨润土与肥料配施对土壤蔗糖酶活性的影响

  • 注:图柱上字母不同表示处理间差异达0.05 显著水平。下同。

  • 2.1.2  对土壤过氧化氢酶活性的影响

  • 过氧化氢酶可促进生化氧化反应过程中形成的过氧化氢分解成氧分子和水,减少过氧化氢对细胞的毒害作用。 由图2 可知,JG、YJ、CT与CK相比土壤过氧化氢酶活性分别增加了345.1%、 307.6%、42.93%。有机肥、秸秆的添加使得过氧化氢酶活性有极显著地提升。

  • 图2 膨润土与肥料配施对土壤过氧化氢酶活性的影响

  • 2.1.3  对土壤脲酶活性的影响

  • 脲酶是一种酰胺酶,可酶促有机物质中碳氮键的水解,可表征土壤的氮素转化状况[20]。根据图3 可知,肥料配施与单施膨润土相比可显著提高土壤脲酶活性(P< 0.05)。脲酶活性强度为YJ>JG>CT, 且较CK分别提高38.20%、21.54%、14.79%。于脲酶而言,膨润土与肥料配施可协同提高其活性,尤以YJ处理最佳。

  • 图3 膨润土与肥料配施对土壤脲酶活性的影响

  • 2.1.4  对土壤碱性磷酸酶活性的影响

  • 碱性磷酸酶能够将磷转化为生物可吸收利用的活性磷,在含磷有机物的矿化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由图4 可知,土壤碱性磷酸酶活性强度为JG>YJ>CT, 且均高于CK,分别增加了74.27%、57.77%、17.54%, 说明各处理均有助于增强碱性磷酸酶活性。膨润土与秸秆混合后,土壤碱性磷酸酶活性提升最多。

  • 图4 膨润土与肥料配施对土壤碱性磷酸酶活性的影响

  • 2.1.5  对土壤蛋白酶活性的影响

  • 蛋白酶能将蛋白质水解为氨基酸,因此土壤中蛋白酶的活性对于土壤中氮素营养物质的转化至关重要。由图5 可得,各处理除对土壤蛋白酶活性无显著影响外,与有机肥混施还会抑制蛋白酶活性。

  • 图5 膨润土与肥料配施对土壤蛋白酶活性的影响

  • 2.1.6  对土壤脂肪酶活性的影响

  • 脂肪酶可将土壤中羧酸脂类的有机化合物脂肪水解成可溶性的物质,有助于作物吸收利用。由图6 可知,肥料配施后土壤脂肪酶活性均高于CK, 膨润土与秸秆混合对提高土壤脂肪酶活性更具优势。

  • 图6 膨润土与肥料配施对土壤脂肪酶活性的影响

  • 2.2  膨润土与肥料配施对微生物量碳、氮、磷的影响

  • 微生物生物量是土壤有机质中最活跃易变的部分,其中土壤微生物量碳、氮、磷(SMBC、 SMBN、SMBP)与土壤中C、N、P等养分循环密切相关[21]。由图7 可知,肥料配施对土壤中微生物量的影响各不相同。结果表明,与单施膨润土相比肥料配施均显著提高了SMBC含量,说明配施肥料提高了碳素的供应率,更有利于土壤C循环和养分吸收;JG处理提高了SMBN含量,其他处理无显著差异;3 种肥料配施处理对SMBP无明显改善。

  • 图7 膨润土与肥料配施对SMBC、SMBN、SMBP的影响

  • 2.3  膨润土与肥料配施对土壤微生物数量的影响

  • 根据表2 可知,在0 ~ 20 cm耕层中,土壤微生物以细菌含量居首,放线菌次之,真菌最少。JG处理下,放线菌和真菌数量与对照相比具有显著差异,分别提高了64%和348%;JG和CT处理均能显著提高土壤细菌数量,尤其是CT增幅明显,提高了411%。

  • 表2 膨润土与肥料配施对土壤可培养微生物数量的影响(×105 cfu/g)

  • 2.4  土壤生化特性及微生物数量的相关性分析

  • 根据表3 相关性分析结果可知,微生物量碳与过氧化氢酶、碱性磷酸酶、脂肪酶呈极显著相关, 微生物量氮、磷均与脂肪酶呈极显著相关关系。真菌、放线菌数量分别与碱性磷酸酶、过氧化氢酶与微生物量碳显著相关。结果表明,土壤可培养微生物与土壤酶活性、微生物量具有相关关系。膨润土与肥料配施改变了土壤微生物的物种丰度,丰富了土壤微生物的多样性。

  • 2.5  膨润土与肥料配施对花生产量的影响

  • 由图8 可知,膨润土与肥料配施后显著提高了花生产量,其顺序为JG>YJ、CT>CK,分别较CK处理提高了10.91%、5.59%、4.55%。数据表明, JG处理下,产量增幅达显著水平。

  • 表3 土壤微生物量和酶活性之间的线性相关关系

  • 注:INV土壤蔗糖酶;CAT土壤过氧化氢酶;URE土壤脲酶;AKP土壤磷酸酶;PRO土壤蛋白酶;LIP土壤脂肪酶;MBC土壤微生物量碳;MBN土壤微生物量氮;MBP土壤微生物量磷;BN细菌数量;FN真菌数量;AN放线菌数量;* 表示在0.05 水平上显著相关,** 表示在0.01 水平上显著相关。

  • 图8 膨润土与肥料配施对花生产量的影响

  • 3  讨论

  • 膨润土与肥料配施后,明显提高了连作花生土壤生化特性和微生物数量,这对保持土壤供给养分能力具有重要意义。本试验发现,综合比较各指标,表现最好的是JG处理,其土壤蔗糖酶、脲酶、 过氧化氢酶、碱性磷酸酶、脂肪酶活性以及微生物量碳、磷含量均处于较高水平,较CK提升显著。 CT次之,说明膨润土施用量3.6 kg/m2 与玉米秸秆施用量为1.0 kg/m2 混合时,土壤养分的有效性和土壤肥力较好,碳、氮、磷循环也达到较高水平。秸秆还田可培肥地力[22]。陈广银等[23]研究表明,秸秆属于多孔介质,其纤维物质的被消化速率取决于吸水能力,吸水性能是影响秸秆生物处理效率的重要因素,秸秆的木质素含量与吸水持水力成反比, 玉米秸秆的木质素含量较低,尤其是茎部具有较好的吸水能力和持水能力[24]。秸秆表面蜡质层会阻碍玉米秸秆的吸水性能,所以秸秆粉碎处理才能更好发挥其保水保肥能力。由于膨润土自身含有一些常量或微量元素可供作物吸收利用,可改良土壤理化性质,同时其吸附性还可增大土壤孔隙度和透气性,并作为缓释肥料载体;其胶粘性可以作为抗结块颗粒肥料添加剂;其离子交换性可改善土壤酸碱度[25]。所以膨润土与秸秆混合后,二者强强联合、 优势互补,提高了秸秆的利用效率,丰富了土壤有机质含量且增强固化营养元素的能力。即膨润土与秸秆混施促进了土壤养分的良性循环,可提高科尔沁沙地土壤生化特性。

  • 土壤微生物量碳、氮、磷与过氧化氢酶、碱性磷酸酶、脂肪酶活性呈正相关关系。土壤碳氮磷含量与土壤酶活性关系密切[26-28]。本研究条件下, 土壤MBC和MBP也存在显著相关关系。土壤微生物量碳、氮、磷含量高时,土壤酶活性也随之增强,说明膨润土与肥料配施有利于提升土壤微生物生物量和酶活性,改善风沙土地贫瘠面貌,提高土地利用率;可培养微生物数量与蔗糖酶、碱性磷酸酶、微生物量碳具有相关性,膨润土与肥料配施显著提高了土壤细菌、真菌、放线菌数量,这与许小伟等[14]研究结果一致。土壤微生物的生长繁殖和旺盛的生理代谢活动,亦可协同改善土壤物理结构和肥力状况。

  • 由于本研究讨论一季施用膨润土配施有机肥、 秸秆或草炭对土壤的影响,虽有机肥所含养料种类丰富,但并不均衡。有机肥在土壤中分解速率慢, 肥效较迟缓,在有机肥施用量不是很大的情况下, 很难满足农作物对营养元素的需要[29-30]。草炭多用于软化和改善贫瘠土壤,也是一种缓释肥料。这可能解释了YJ、CT处理为何不及JG处理。此外, 各混合肥料需要适宜的配施比例,以便协同利用有机养分和无机养分。具体配施比例还需要后续进一步研究。

  • 4 结论

  • 膨润土与肥料配施不仅能提高连作花生土壤酶活性和微生物量、培肥土壤,还能增强可培养微生物群落多样性,强化物种丰度,提高花生产量。当膨润土3.6 kg/m2 与秸秆1.0 kg/m2 混施后,对蔗糖酶、脲酶、过氧化氢酶、碱性磷酸酶和脂肪酶活性,微生物量碳、氮及土壤细菌、真菌和放线菌数量均有显著性提升。肥料配施通过提高土壤酶活性进而加速土壤生化过程,协调土壤酶与作物生育, 可改善科尔沁沙地肥力状况。

  • 参考文献

    • [1] 贾微,孙占祥,白伟,等.科尔沁沙地南缘旱作农田不同作物配置土壤水分效应及作物响应研究[J].干旱地区农业研究,2014,32(2):91-98.

    • [2] 舒心心.新时代科尔沁沙地生态恢复路径探究[J].东方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4):44-49.

    • [3] 代东明,程红霞,王艺嘉,等.科尔沁沙地风沙土种植花生与施肥[J].北方农业学报,2015,43(6):49-50.

    • [4] 徐奕,李剑睿,徐应明,等.膨润土钝化与不同水分灌溉联合处理对酸性稻田土镉污染修复效应及土壤特性的影响[J].环境化学,2017,36(5):1026-1035.

    • [5] 孙梦媛,刘景辉,马斌,等.膨润土对燕麦苗期土壤水分及生物学性状的影响[J].干旱地区农业研究,2017,35(5):26-34.

    • [6] 孟庆英,韩旭东,张春峰,等.白浆土施有机肥及石灰对土壤酶活性与大豆产量的影响[J].中国土壤与肥料,2017,(3):56-60.

    • [7] 刘婷如,郑晗玉,张伟,等.有机肥不同用量对花生土壤田间微环境及产量的影响[J].南方农业,2018,12(24):13-15.

    • [8] 朱梦泽.玉米秸秆在农业生产中的应用[J].吉林农业,2019,(17):37.

    • [9] 赵春华.肇东市高位草炭在中低产田中的应用效果研究[J].现代农业科技,2019,(16):155-159.

    • [10] Xi L,John E E,Maria L S,et al.Quantifying shoot and root biomass production and soil carbon under perennial bioenergy grasses in a subtropical environment[J].Biomass and Bioenergy,2019,128:105323.

    • [11] 蔡红海,马赞留,戴云新,等.农业秸秆废弃物资源化人工草炭对土壤的影响[J].吉林农业,2018,(21):84.

    • [12] 赵雪淞,宋王芳,杨晨曦,等.膨润土对花生连作根际土壤肥力和作物产量的影响[J].中国土壤与肥料,2019,(3):63-68.

    • [13] 王慧新,吴占鹏,韩晓日,等.风沙地有机无机肥配施对花生光合生理特性及产量影响[J].辽宁农业科学,2018,(1):7-12.

    • [14] 许小伟,樊剑波,陈晏,等.不同有机无机肥配施比例对红壤旱地花生产量、土壤速效养分和生物学性质的影响[J].生态学报,2014,34(18):5182-5190.

    • [15] 许小伟,樊剑波,陈晏,等.有机无机肥配施对红壤旱地花生生理特性、产量及品质的影响[J].土壤学报,2015,(1):174-182.

    • [16] 鲁如坤.土壤农业化学分析方法[M].北京:中国农业科技出版社,2000.

    • [17] 关松荫.土壤酶及其研究法[M].北京:农业出版社,1986.

    • [18] 吴金水,林启美,黄巧云,等.土壤微生物生物量测定方法及其应用[M].北京:气象出版社,2006.

    • [19] 张士萍.崇明东滩不同类型湿地土壤生物活性差异性分析及其相关性研究[D].上海:同济大学,2008.

    • [20] 王华金,朱能武,杨崇,等.石油污染土壤生物修复对土壤酶活性的影响[J].农业环境科学学报,2013,32(6):1178-1184.

    • [21] 李学斌,樊瑞霞,刘学东.中国草地生态系统碳储量及碳过程研究进展[J].生态环境学报,2014,23(11):1845-1851.

    • [22] 于宗波,杨恒山,萨如拉,等.不同质地土壤玉米秸秆还田配施腐熟剂效应的研究[J].水土保持学报,2019,(4):234-240.

    • [23] 陈广银,李敬宜,丁同刚,等.几种常见农作物秸秆及其不同部位的吸水性比较研究[J].安庆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9,(3):68-72.

    • [24] 萨如拉,杨恒山,高聚林,等.内蒙古玉米秸秆还田土壤细菌多样性特征[J].中国土壤与肥料,2019,(4):31-38.

    • [25] 王文婷,王云海.膨润土改良土壤技术的研究进展[J].环境科技,2011,24(1):66-68.

    • [26] 周东兴,李磊,李晶,等.玉米/大豆轮作下不同施肥处理对土壤微生物生物量及酶活性的影响[J].生态学杂志,2018,37(6):1856-1864.

    • [27] 朱敏,郭志彬,曹承富,等.不同施肥模式对砂姜黑土微生物群落丰度和土壤酶活性的影响[J].核农学报,2014,28(9):1693-1700.

    • [28] 罗影.不同种植模式对胡麻田土壤酶活性和土壤微生物群落结构及多样性的影响[D].兰州:甘肃农业大学,2016.

    • [29] 吴景贵.施用有机肥注意事项[N].吉林农村报,2019-10-11(003).

    • [30] 陈茂春.施用有机肥的好处及注意事项[J].新农村,2019,(7):25-26.

  • 参考文献

    • [1] 贾微,孙占祥,白伟,等.科尔沁沙地南缘旱作农田不同作物配置土壤水分效应及作物响应研究[J].干旱地区农业研究,2014,32(2):91-98.

    • [2] 舒心心.新时代科尔沁沙地生态恢复路径探究[J].东方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4):44-49.

    • [3] 代东明,程红霞,王艺嘉,等.科尔沁沙地风沙土种植花生与施肥[J].北方农业学报,2015,43(6):49-50.

    • [4] 徐奕,李剑睿,徐应明,等.膨润土钝化与不同水分灌溉联合处理对酸性稻田土镉污染修复效应及土壤特性的影响[J].环境化学,2017,36(5):1026-1035.

    • [5] 孙梦媛,刘景辉,马斌,等.膨润土对燕麦苗期土壤水分及生物学性状的影响[J].干旱地区农业研究,2017,35(5):26-34.

    • [6] 孟庆英,韩旭东,张春峰,等.白浆土施有机肥及石灰对土壤酶活性与大豆产量的影响[J].中国土壤与肥料,2017,(3):56-60.

    • [7] 刘婷如,郑晗玉,张伟,等.有机肥不同用量对花生土壤田间微环境及产量的影响[J].南方农业,2018,12(24):13-15.

    • [8] 朱梦泽.玉米秸秆在农业生产中的应用[J].吉林农业,2019,(17):37.

    • [9] 赵春华.肇东市高位草炭在中低产田中的应用效果研究[J].现代农业科技,2019,(16):155-159.

    • [10] Xi L,John E E,Maria L S,et al.Quantifying shoot and root biomass production and soil carbon under perennial bioenergy grasses in a subtropical environment[J].Biomass and Bioenergy,2019,128:105323.

    • [11] 蔡红海,马赞留,戴云新,等.农业秸秆废弃物资源化人工草炭对土壤的影响[J].吉林农业,2018,(21):84.

    • [12] 赵雪淞,宋王芳,杨晨曦,等.膨润土对花生连作根际土壤肥力和作物产量的影响[J].中国土壤与肥料,2019,(3):63-68.

    • [13] 王慧新,吴占鹏,韩晓日,等.风沙地有机无机肥配施对花生光合生理特性及产量影响[J].辽宁农业科学,2018,(1):7-12.

    • [14] 许小伟,樊剑波,陈晏,等.不同有机无机肥配施比例对红壤旱地花生产量、土壤速效养分和生物学性质的影响[J].生态学报,2014,34(18):5182-5190.

    • [15] 许小伟,樊剑波,陈晏,等.有机无机肥配施对红壤旱地花生生理特性、产量及品质的影响[J].土壤学报,2015,(1):174-182.

    • [16] 鲁如坤.土壤农业化学分析方法[M].北京:中国农业科技出版社,2000.

    • [17] 关松荫.土壤酶及其研究法[M].北京:农业出版社,1986.

    • [18] 吴金水,林启美,黄巧云,等.土壤微生物生物量测定方法及其应用[M].北京:气象出版社,2006.

    • [19] 张士萍.崇明东滩不同类型湿地土壤生物活性差异性分析及其相关性研究[D].上海:同济大学,2008.

    • [20] 王华金,朱能武,杨崇,等.石油污染土壤生物修复对土壤酶活性的影响[J].农业环境科学学报,2013,32(6):1178-1184.

    • [21] 李学斌,樊瑞霞,刘学东.中国草地生态系统碳储量及碳过程研究进展[J].生态环境学报,2014,23(11):1845-1851.

    • [22] 于宗波,杨恒山,萨如拉,等.不同质地土壤玉米秸秆还田配施腐熟剂效应的研究[J].水土保持学报,2019,(4):234-240.

    • [23] 陈广银,李敬宜,丁同刚,等.几种常见农作物秸秆及其不同部位的吸水性比较研究[J].安庆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9,(3):68-72.

    • [24] 萨如拉,杨恒山,高聚林,等.内蒙古玉米秸秆还田土壤细菌多样性特征[J].中国土壤与肥料,2019,(4):31-38.

    • [25] 王文婷,王云海.膨润土改良土壤技术的研究进展[J].环境科技,2011,24(1):66-68.

    • [26] 周东兴,李磊,李晶,等.玉米/大豆轮作下不同施肥处理对土壤微生物生物量及酶活性的影响[J].生态学杂志,2018,37(6):1856-1864.

    • [27] 朱敏,郭志彬,曹承富,等.不同施肥模式对砂姜黑土微生物群落丰度和土壤酶活性的影响[J].核农学报,2014,28(9):1693-1700.

    • [28] 罗影.不同种植模式对胡麻田土壤酶活性和土壤微生物群落结构及多样性的影响[D].兰州:甘肃农业大学,2016.

    • [29] 吴景贵.施用有机肥注意事项[N].吉林农村报,2019-10-11(003).

    • [30] 陈茂春.施用有机肥的好处及注意事项[J].新农村,2019,(7):2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