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

分享给微信好友或者朋友圈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
作者简介:

唐光木(1983-),男,河南郏县人,副研究员,硕士,研究方向为土壤培肥与改良。E-mail:tangjunhui5120@126.com。

通讯作者:

徐万里,E-mail:wlxu2005@163.com。

参考文献 1
刘亚柏.几种水溶肥喷施对草莓产量及品质的影响[J].中国农学通报,2019,35(16):77-81.
参考文献 2
曹贵寿,张倩茹,尹蓉,等.不同草莓品种酚类物质含量及抗氧化能力研究[J].农学学报,2018,8(2):35-41.
参考文献 3
谢巧娟.不同有机肥对草莓生长结果的影响[J].中国南方果树,2017,46(3):135-138.
参考文献 4
刘继培,刘唯一,周婕,等.施用腐殖酸和生物肥对草莓品质、产量及土壤农化性状的影响[J].农业资源与环境学报,2015,32(1):54-59.
参考文献 5
王亚雄,常少刚,王锐,等.不同有机肥对宁夏枸杞生长、产量及品质的影响[J].中国土壤与肥料,2019(5):91-95.
参考文献 6
杨爽,李海鹏,杨培鑑,等.微生物菌肥对草莓光合特性的影响[J].北方园艺,2014(11):165-167.
参考文献 7
赖涛,沈其荣,茆泽圣,等.几种有机和无机氮肥对草莓生长及其氮素吸收分配影响的差异[J].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2006,12(6):850-857.
参考文献 8
马栋,刘海燕,单俊伟,等.海带与浒苔混合提取液对草莓生长及品质的影响[J].中国土壤与肥料,2017(5):129-134.
参考文献 9
马欣,宗静,祝宁.黄腐酸叶面肥对草莓育苗效果的影响 [J].中国果树,2019(2):57-59.
参考文献 10
吴长春,雷伟伟,范珊珊,等.叶面喷施氧化型谷胱甘肽对设施草莓光合作用、产量和品质的影响[J].中国土壤与肥料,2019(5):163-19.
参考文献 11
孙树兴.园艺研究法[M].北京:中国农业大学出版社,1996.
参考文献 12
鲁如坤.土壤农业化学分析方法[M].北京:中国农业科技出版社,2000.
参考文献 13
孙萍,林贤锐,鲍慧,等.有机肥对设施草莓土壤盐渍化及草莓生长的影响[J].浙江农业科学,2019,60(8):1298-1300.
参考文献 14
Talukder M R,Asaduzzaman M,Tanaka H,et al.Lightemitting diodes and exogenous amino acids application improve growth and yield of strawberry plants cultivated in recycled[J]. Scientia Horticulturae,2018,239:93-103.
参考文献 15
杨金娟,马琨,丁冬,等.不同培肥方式对旱作区耕地土壤的影响[J].西北农业学报,2013,22(12):75-81.
参考文献 16
何永秋,刘国顺,母海勇,等.不同钾肥组合对烤烟质体色素及降解产物的影响[J].土壤,2013,45(3):495-500.
参考文献 17
姜洁,龚一富,郭蓉,等.海藻生物肥对草莓产量和品质的影响[J].核农学报,2019,33(5):1032-1037.
参考文献 18
高春雷,张青.追施蚯蚓有机液肥对草莓产量和品质的影响 [J].果农之友,2019(4):4-5.
参考文献 19
杜雷,陈钢,张利红,等.氨基酸叶面肥对草莓产量和品质的影响[J].湖北农业科学,2015,54(7):1564-1566.
参考文献 20
杨振华.EM 菌剂对设施草莓生长及生理特性的影响[J]. 贵州农业科学,2019,47(7):122-126.
参考文献 21
于跃跃,王胜涛,金强,等.施用蚯蚓粪对草毒生长和土壤肥力的影响[J].中国农学通报,2014,30(7):219-223.
参考文献 22
赖涛,沈其荣,褚冰倩,等.新型有机肥的氮素在土壤中的转化及其对草莓生长和品质的影响[J].土壤通报,2005,36(6):891-895.
目录contents

    摘要

    为了研究滴施氨基酸、全生物有机肥和黄腐酸复合肥对草莓生长、产量及品质的影响。在克拉玛依白碱滩区设常规对照处理基础上,追施氨基酸、全生物有机肥和黄腐酸复合肥 3 种有机肥,共 4 个处理,3 次重复, 随机排列,分析 3 种滴灌肥与草莓特性之间的关系。结果表明:3 种滴灌肥能够显著提高草莓株高、单株叶面积和全株生物量,成熟期分别提高 18.21% ~ 39.16%、23.45% ~ 38.42%、17.62% ~ 97.13%;进而提高草莓单株果数、单果重、单株重以及产量,3 种滴灌肥分别提高 15.87% ~ 24.72%、17.25% ~ 27.10%、35.86% ~ 51.46%、 27.61% ~ 41.77%;3 种滴灌肥能显著提高草莓蛋白质、维生素C、可溶性固形物、可溶性糖含量,降低可滴定酸含量,从而提高糖酸比,改善品质。滴施 3 种滴灌肥对草莓生长、产量提高和品质改善具有积极影响,且以黄腐酸复合肥表现最佳。

    Abstract

    In order to study the effects of amino acids foliar,fulvic acid and bio-organic fertilizer on the growth,yields and qualities of strawberry,four treatments were set up:control(conventional treatment),amino acids foliar,fulvic acid and bioorganic fertilizer.Each treatment was repeated three times and randomly arranged.Th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application of amino acids foliar,fulvic acid and bio-organic fertilizer significantly improved the plant height,leaf areas per plant,biomass per plant of the strawberry during maturing period,and increased by 18.21% ~ 39.16%,23.45% ~ 38.42%,17.62% ~ 97.13%,respectively. Average number,average weight,weight of plant and yield of the strawberry increased by 15.87% ~ 24.72%, 17.25% ~ 27.10%,35.86% ~ 51.46%,27.61% ~ 41.77%,respectively,compared with the control treatment.The results also showed that application of amino acids foliar,fulvic acid and bio-organic fertilizer significantly increased the protein,vitamin C,soluble solids and soluble sugar content while reduced free acid of strawberry.Amino acids foliar, fulvic acid and bio-organic fertilizer had a positive impact on the growth of strawberry,yield and quality of strawberry,and fulvic acid shows the best agricultural effect.

  • 草莓(Fragaria ananssa Duch.)属于蔷薇科(Rosaceae)草莓属(Fragaria)宿根性多年生常绿草本植物[1]。草莓果实柔软多汁、酸甜适口,营养价值高,富含维生素C、矿物质和多种多酚类物质,抗氧化能力是其他水果的2 ~ 11 倍[2]。因此,提高草莓产量,改善果实品质至关重要。草莓设施栽培过程中,施肥是提高产量的重要措施,但大量的单纯化肥施用,造成了土壤酸化、养分失衡流失[3]、土壤板结、果品品质下降[4]等诸多不利影响,甚至破坏生态环境。有机肥富含各类有益成分和植物生长所需的大量活性物质,能够改良土壤,促进根系生长,增加土壤有机质含量,有利于植株对养分的吸收,提高肥料利用率,并能很大程度上提高果实品质[5]。与复合肥相比,菌渣肥、虾肽肥2 种有机肥能够不同程度提高草莓产量和果实品质[3];利用微生物菌肥灌根处理的草莓,能够有效提高草莓的光合特性,实现草莓优质高效栽培[6];利用动物毛发和畜禽粪与秸秆制备的有机肥,相比无机肥料能够促进草莓生长发育和果实产量的提高[7],马栋等[8]利用海带与浒苔混合提取液处理的草莓,能够提高草莓产量和草莓抗氧化活性物质含量,改善草莓品质;因此,不同的肥源供给将直接影响草莓植株的生长发育、品质和产量,并且大部分研究主要集中于叶面喷施[19-10],有关氨基酸、全生物有机肥和黄腐酸3 种有机肥通过膜下滴灌栽培模式对设施草莓生长、产量和品质影响的研究尚鲜见报道,为此,本研究旨在揭示3 种不同肥源的有机肥对设施草莓生长、产量及品质的影响,为新疆设施草莓水肥一体化栽培提供技术依据和数据支撑。

  • 1 材料与方法

  • 1.1 试验材料

  • 试验于2018 年9 月至2019 年5 月在克拉玛依白碱滩区三达农牧公司的草莓生产基地温室大棚内进行,试验采用覆膜滴灌栽培模式。供试草莓品种为“达赛莱克特”,定植密度为行距30 cm,株距15 cm,垄高30 cm,垄宽40 cm;供试肥料为新疆农业科学院土壤肥料与农业节水研究所生产的全生物有机肥(矿源腐植酸≥ 100 g·L-1,N+P2O5+K2O ≥ 100 g·L-1,N∶P∶K=45∶35∶20,Fe+Mn+Zn+B ≥ 10 g·L-1)、黄腐酸复合肥(生化黄腐酸≥ 100 g·L-1, N+P2O5+K2O ≥ 100 g·L-1,N∶P∶K=45∶35∶20, Fe+Mn+Zn+B ≥ 10 g·L-1)、氨基酸水溶肥(氨基酸≥ 100 g·L-1,N+P2O5+K2O ≥ 100 g·L-1,N∶P∶K=45∶35∶20,Fe+Mn+Zn+B ≥ 10 g·L-1),供试土壤的基本性质见表1。

  • 表1 供试土壤基本性质

  • 1.2 试验设计

  • 试验在常规对照处理(CK不施无机肥料,每年施用腐熟猪粪,施用量为30 kg·hm-2)基础上,追施氨基酸(AJS)、全生物有机肥(QSW)以及黄腐酸复合肥(HFS)3 种滴灌肥,共4 个处理,3 次重复, 12 个小区,小区面积48 m2(8 m×6 m)。3 种有机肥施用分别在草莓开花前:每次施用量60 kg·hm-2,原液稀释比例为500 倍;幼果期:每次施用量90 kg·hm-2,原液稀释比例为500 倍;果实膨大期:每次施用量120 kg·hm-2,原液稀释比例为500 倍;滴灌周期为7 ~ 10 d,试验期间,其他管理措施一致。

  • 1.3 测定指标及方法

  • 1.3.1 生长性状调查

  • 草莓定植后开始,在草莓生长的现蕾期、始花期、初果期、转红期和果实成熟期,每个小区选择连续的20 株,采用直尺测量植株根部到草莓中心处最高点的距离作为草莓的株高;选择草莓心叶向外展开的第3 片功能叶用直尺测定叶长和叶宽,计算草莓植株单株叶面积[11](长 × 宽 ×0.73);同时在第一茬草莓采摘后,每个小区选择具有代表性的植株10 株,用自来水洗净植株表面泥土,从根茎处分开,擦干表面水分,称量草莓全株、地上部、地下部鲜重,然后置于105℃的烘箱杀青30 min后,75℃烘干至恒重,计算草莓全株、地上部和地下部生物量。

  • 1.3.2 产量指标测定

  • 第一茬果实成熟时,每个小区随机采收一级草莓序果,3 组重复,每组10 株,用电子秤称果实重量,求出一级序果平均单果重,单位为g。

  • 随机标记3 组草莓植株,每组10 株,从采收期开始到结束,采收所有成熟的果实并称重,计算平均单株产量,单位为g。

  • 1.3.3 品质指标测定

  • 草莓果实可溶性固形物采用WYH型手持折射仪(日本)测定,其它品质指标采用鲁如坤[12]提供的方法测定,可溶性蛋白含量采用考马斯亮蓝法,可溶性糖采用蒽酮比色法,维生素C含量采用2,6-二氯靛酚溶液滴定法。

  • 采用Excel2013 和SPSS 19.0 软件对数据进行处理分析,并进行LSD检验和方差分析。

  • 2 结果与分析

  • 2.1 3 种滴灌肥对草莓生长特性的影响

  • 草莓株高随生育期延长呈现逐步增加的趋势(图1),成熟期CK、AJS、QSW和HFS处理草莓株高相比现蕾期分别增加了15.45、19.70、22.76、 24.39 cm。3 种滴灌肥提高了不同生育期草莓的株高,表现为HFS>QSW>AJS>CK。相比CK处理,成熟期HFS、QSW和AJS 3 种滴灌肥株高分别显著提高39.16%、30.90%和18.21%,且HFS和QSW之间差异不显著。

  • 图1 3 种滴灌肥草莓株高特性

  • 随着草莓株高的增加,草莓单株叶面积也呈现增加趋势(图2),现蕾期后,草莓单株叶面积快速增加,初果期到成熟期开始变缓。初果期相比现蕾期, CK、AJS、QSW和HFS分别提高了151.92%、234.19%、 287.45%和298.54%。始花期、初果期、转红期和成熟期,AJS、QSW和HFS单株叶面积显著高于CK处理;除成熟期外,3 种灌溉肥处理之间差异显著。

  • 图2 3 种滴灌肥草莓叶面积特性

  • 3 种滴灌肥提高了草莓地上、地下和全株生物量(表2)。地上生物量以HFS最大,相比CK处理显著提高了99.71%,QSW显著提高62.29%,AJS提高了17.76%,且AJS与CK处理差异不显著,但3 种滴灌肥间差异显著。地下生物量表现为HFS>QSW> AJS>CK,各处理间差异显著。全株生物量不同处理间差异显著,HFS全株生物量最大,相比CK、AJS和QSW处理分别显著提高97.13%、67.60%和20.97%。

  • 表2 3 种滴灌肥草莓生物量特性(g)

  • 注:表中数据为平均值 ± 标准差。不同小写字母表示处理间在0.05 水平差异显著。下同。

  • 2.2 3 种滴灌肥对草莓产量性状的影响

  • 从表3 可以看出,3 种滴灌肥提高了草莓整个生育期的单株果数,相比CK处理,AJS、QSW和HFS单株果数显著提高了13.95%、14.36%和17.13%,3 种滴灌肥之间差异不显著。单果重表现为HFS>QSW>AJS>CK,相比CK,分别显著提高9.98%、17.56%和26.42%,AJS和QSW以及QSW和HFS之间差异不显著。由此可以看出,草莓单株重HFS处理最高,相比CK增加了81.12 g,显著提高了51.46%,AJS、QSW和HFS之间无显著性差异。从草莓产量来看,3 种滴灌肥草莓产量显著高于CK处理,HFS处理产量最高,相比CK显著提高了38.59%,AJS和QSW两种滴灌肥也显著提高了17.71%和23.80%。

  • 表3 3 种滴灌肥草莓产量性状

  • 2.3 3 种滴灌肥对草莓品质的影响

  • 3 种滴灌肥提高了草莓果实的品质(表4),相比CK处理,AJS、QSW和HFS 3 种滴灌肥可溶性糖分别提高了8.84%、24.67%和37.86%, HFS处理达到了显著性水平。不同处理间可滴定酸含量差异不显著,HFS降低最大,相比CK处理降低了19.40%。与CK相比,QSW和HFS显著提高了可溶性固形物含量43.61%和61.19%, AJS处理差异不显著。糖酸比HFS最高,相比CK处理显著提高了67.04%,QSW和AJS提高了39.42%和13.51%,但差异不显著。可溶性蛋白表现为HFS>QSW>AJS>CK,相比CK处理,HFS和QSW显著提高了46.01%和32.73%, AJS处理差异不显著。相比CK处理,AJS、QSW和HFS维生素C含量分别显著增加5.35、9.10、 12.23 mg·100 g-1 FW。

  • 表4 3 种滴灌肥草莓果实品质特性

  • 3 结论与讨论

  • 株高、单株叶面积以及生物量是草莓生长性状的重要指标,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草莓的营养生长状况[13]。Talukder等[14]指出施用氨基酸肥能够提高盆栽草莓的叶片长、宽和株高,提高开花结实率,经过充分发酵的鸡粪、牛粪和蚯蚓粪等有机肥促进了草莓株高、叶片长宽的增加[13]。本研究表明,滴施氨基酸、全生物有机肥和黄腐酸复合肥3 种滴灌肥,可有效提高草莓的株高、单株叶面积以及植株生物量,这主要是因为氨基酸、全生物有机肥和黄腐酸复合肥3 种滴灌肥富含各类有益成分和植物生长所需的大量活性物质,能够改良土壤,促进根系生长[15],有利于植株对养分的吸收,提高肥料利用率[16]

  • 产量和品质作为衡量草莓最重要的指标,其高低直接决定草莓的管理水平和效益。姜洁等[17]通过研究海藻生物肥对草莓产量和品质的影响,得出海藻生物肥能够显著提高草莓果重、结果数和产量,并能显著提高草莓果实的可溶性固形物含量、糖酸比、还原糖含量。刘继培等[4]通过追施腐植酸肥、生物肥和腐植酸 + 生物肥,盛果期单果重提高8.85%~ 16.23%,产量提高7.7%~ 14.7%,能显著提高草莓蛋白质、维生素C及可溶性糖含量,降低游离酸含量,提高糖酸比,改善口感。蚯蚓有机液肥多次追施也能够提高草莓单果重、可溶性固形物,提高果实品质和产量[18]。草莓的品质取决于草莓果实固形物含量以及糖酸比,固形物越大,糖酸比越高,草莓果实品质越高,氨基酸叶面肥能显著提高草莓的品质和产量,与对照相比可溶性固形物增加了56.37%,糖酸比提高了87.08%,维生素C含量提高了13.36%,平均单果重增加了23.37%[19]。本研究表明,滴施氨基酸、全生物有机肥和黄腐酸复合肥3 种滴灌肥提高了草莓单株果数、单果重、单株重以及产量,分别提高15.87%~ 24.72%、17.25%~ 27.10%、 35.86%~ 51.46%、27.61%~ 41.77%,同时能显著提高草莓蛋白质、草莓维生素C及可溶性固形物、可溶性糖含量,降低可滴定酸含量,从而提高糖酸比,改善果实品质,这可能是由于草莓生长旺盛期,滴施氨基酸、全生物有机肥和黄腐酸复合肥提高了草莓根系吸收能力[20],增加了土壤养分的利用效率,提高了草莓植株元素含量,同时,3 种滴灌肥中的各种有益成分,提高了草莓的光合速率,促进了草莓光合作用,对自身物质的合成及转化也起到了促进作用[21],草莓抗衰老和抗逆境能力增强[22],进而提高了草莓产量和品质。

  • 综上所述,滴施氨基酸、全生物有机肥和黄腐酸复合肥提高了草莓植株的生长,增加了草莓产量,改善了草莓品质,提高了草莓的经济价值,而3 种滴灌肥中黄腐酸复合肥效果最佳,对草莓各项指标具有明显优势。

  • 参考文献

    • [1] 刘亚柏.几种水溶肥喷施对草莓产量及品质的影响[J].中国农学通报,2019,35(16):77-81.

    • [2] 曹贵寿,张倩茹,尹蓉,等.不同草莓品种酚类物质含量及抗氧化能力研究[J].农学学报,2018,8(2):35-41.

    • [3] 谢巧娟.不同有机肥对草莓生长结果的影响[J].中国南方果树,2017,46(3):135-138.

    • [4] 刘继培,刘唯一,周婕,等.施用腐殖酸和生物肥对草莓品质、产量及土壤农化性状的影响[J].农业资源与环境学报,2015,32(1):54-59.

    • [5] 王亚雄,常少刚,王锐,等.不同有机肥对宁夏枸杞生长、产量及品质的影响[J].中国土壤与肥料,2019(5):91-95.

    • [6] 杨爽,李海鹏,杨培鑑,等.微生物菌肥对草莓光合特性的影响[J].北方园艺,2014(11):165-167.

    • [7] 赖涛,沈其荣,茆泽圣,等.几种有机和无机氮肥对草莓生长及其氮素吸收分配影响的差异[J].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2006,12(6):850-857.

    • [8] 马栋,刘海燕,单俊伟,等.海带与浒苔混合提取液对草莓生长及品质的影响[J].中国土壤与肥料,2017(5):129-134.

    • [9] 马欣,宗静,祝宁.黄腐酸叶面肥对草莓育苗效果的影响 [J].中国果树,2019(2):57-59.

    • [10] 吴长春,雷伟伟,范珊珊,等.叶面喷施氧化型谷胱甘肽对设施草莓光合作用、产量和品质的影响[J].中国土壤与肥料,2019(5):163-19.

    • [11] 孙树兴.园艺研究法[M].北京:中国农业大学出版社,1996.

    • [12] 鲁如坤.土壤农业化学分析方法[M].北京:中国农业科技出版社,2000.

    • [13] 孙萍,林贤锐,鲍慧,等.有机肥对设施草莓土壤盐渍化及草莓生长的影响[J].浙江农业科学,2019,60(8):1298-1300.

    • [14] Talukder M R,Asaduzzaman M,Tanaka H,et al.Lightemitting diodes and exogenous amino acids application improve growth and yield of strawberry plants cultivated in recycled[J]. Scientia Horticulturae,2018,239:93-103.

    • [15] 杨金娟,马琨,丁冬,等.不同培肥方式对旱作区耕地土壤的影响[J].西北农业学报,2013,22(12):75-81.

    • [16] 何永秋,刘国顺,母海勇,等.不同钾肥组合对烤烟质体色素及降解产物的影响[J].土壤,2013,45(3):495-500.

    • [17] 姜洁,龚一富,郭蓉,等.海藻生物肥对草莓产量和品质的影响[J].核农学报,2019,33(5):1032-1037.

    • [18] 高春雷,张青.追施蚯蚓有机液肥对草莓产量和品质的影响 [J].果农之友,2019(4):4-5.

    • [19] 杜雷,陈钢,张利红,等.氨基酸叶面肥对草莓产量和品质的影响[J].湖北农业科学,2015,54(7):1564-1566.

    • [20] 杨振华.EM 菌剂对设施草莓生长及生理特性的影响[J]. 贵州农业科学,2019,47(7):122-126.

    • [21] 于跃跃,王胜涛,金强,等.施用蚯蚓粪对草毒生长和土壤肥力的影响[J].中国农学通报,2014,30(7):219-223.

    • [22] 赖涛,沈其荣,褚冰倩,等.新型有机肥的氮素在土壤中的转化及其对草莓生长和品质的影响[J].土壤通报,2005,36(6):891-895.

  • 参考文献

    • [1] 刘亚柏.几种水溶肥喷施对草莓产量及品质的影响[J].中国农学通报,2019,35(16):77-81.

    • [2] 曹贵寿,张倩茹,尹蓉,等.不同草莓品种酚类物质含量及抗氧化能力研究[J].农学学报,2018,8(2):35-41.

    • [3] 谢巧娟.不同有机肥对草莓生长结果的影响[J].中国南方果树,2017,46(3):135-138.

    • [4] 刘继培,刘唯一,周婕,等.施用腐殖酸和生物肥对草莓品质、产量及土壤农化性状的影响[J].农业资源与环境学报,2015,32(1):54-59.

    • [5] 王亚雄,常少刚,王锐,等.不同有机肥对宁夏枸杞生长、产量及品质的影响[J].中国土壤与肥料,2019(5):91-95.

    • [6] 杨爽,李海鹏,杨培鑑,等.微生物菌肥对草莓光合特性的影响[J].北方园艺,2014(11):165-167.

    • [7] 赖涛,沈其荣,茆泽圣,等.几种有机和无机氮肥对草莓生长及其氮素吸收分配影响的差异[J].植物营养与肥料学报,2006,12(6):850-857.

    • [8] 马栋,刘海燕,单俊伟,等.海带与浒苔混合提取液对草莓生长及品质的影响[J].中国土壤与肥料,2017(5):129-134.

    • [9] 马欣,宗静,祝宁.黄腐酸叶面肥对草莓育苗效果的影响 [J].中国果树,2019(2):57-59.

    • [10] 吴长春,雷伟伟,范珊珊,等.叶面喷施氧化型谷胱甘肽对设施草莓光合作用、产量和品质的影响[J].中国土壤与肥料,2019(5):163-19.

    • [11] 孙树兴.园艺研究法[M].北京:中国农业大学出版社,1996.

    • [12] 鲁如坤.土壤农业化学分析方法[M].北京:中国农业科技出版社,2000.

    • [13] 孙萍,林贤锐,鲍慧,等.有机肥对设施草莓土壤盐渍化及草莓生长的影响[J].浙江农业科学,2019,60(8):1298-1300.

    • [14] Talukder M R,Asaduzzaman M,Tanaka H,et al.Lightemitting diodes and exogenous amino acids application improve growth and yield of strawberry plants cultivated in recycled[J]. Scientia Horticulturae,2018,239:93-103.

    • [15] 杨金娟,马琨,丁冬,等.不同培肥方式对旱作区耕地土壤的影响[J].西北农业学报,2013,22(12):75-81.

    • [16] 何永秋,刘国顺,母海勇,等.不同钾肥组合对烤烟质体色素及降解产物的影响[J].土壤,2013,45(3):495-500.

    • [17] 姜洁,龚一富,郭蓉,等.海藻生物肥对草莓产量和品质的影响[J].核农学报,2019,33(5):1032-1037.

    • [18] 高春雷,张青.追施蚯蚓有机液肥对草莓产量和品质的影响 [J].果农之友,2019(4):4-5.

    • [19] 杜雷,陈钢,张利红,等.氨基酸叶面肥对草莓产量和品质的影响[J].湖北农业科学,2015,54(7):1564-1566.

    • [20] 杨振华.EM 菌剂对设施草莓生长及生理特性的影响[J]. 贵州农业科学,2019,47(7):122-126.

    • [21] 于跃跃,王胜涛,金强,等.施用蚯蚓粪对草毒生长和土壤肥力的影响[J].中国农学通报,2014,30(7):219-223.

    • [22] 赖涛,沈其荣,褚冰倩,等.新型有机肥的氮素在土壤中的转化及其对草莓生长和品质的影响[J].土壤通报,2005,36(6):891-895.